【点亮新疆 暖心有我】白素君:当公益成为一种习惯 bet36体育

    新疆网讯(记者李卫疆摄影报道)1月12日,清晨8时30分,在乌鲁木齐市某医院外科手术室门外,白素君吃着一份已经凉了的盒饭,还腾出一只手来快速浏览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她坐在几位家属的中间,等着手术室里传来的消息。

   手术室里,是一位很年轻的姑娘,因宫外孕造成大出血正在进行急救。这是她联系救助的一名患者。由于家中经济条件非常窘迫,原本这位母亲已经不准备到医院来生孩子了。

   “很多人都会忘了我是一名记者,只有当我联系救助的人物的新闻刊发到报纸上的时候,才会有人记起我是一名记者。更多时候,他们只知道我叫小白,有急难的事可以找我。”白素君说。

  六一白素君给孩子送节日礼物。

  今年3月家住达坂城孩子毛吾兰烫伤,白素君给烧伤孩子送气球。

  2014年浩浩烫伤,白素君到病房看孩子。

  去病房采访白血病患者叶霞,她当场给捐款200元。

   “小白”的日常——更多人从微信朋友圈里认识她

  白素君,乌鲁木齐一家媒体的记者,但她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另外一项工作上,这项工作就是公益。

  如今“小白”的公益圈很有名,小白的朋友如果想知道她现在在忙什么,只要看看她的微信朋友圈就知道了。

  “每天我花大量的时间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我发布公益救助信息,然后对于想提供救助的爱心人士逐条回复,对于想获得救助的人士则帮他们联系救助,当然还要联系内地的媒体和公益团队,尽量把救助的消息发布开去,只有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公益信息,并且建立起公益活动的诚信。”她说。

  帮阿克苏红旗坡农民销滞压的苹果、帮小学生热依莎筹集治疗费、帮一位多器官衰竭的病人筹集手术费、帮那位因为宫外孕大出血的姑娘筹集急救费用……打开白素君的微信朋友圈,看到的几乎全是这样的救助信息。

  “有些人看我坐公交车、走路、排队、吃饭的时候都在翻朋友圈,还以为我是个‘刷圈族’,我的朋友们不理解为什么我宁可躺在床上翻朋友圈到凌晨两三点,却不肯抽时间给他们打个电话聊聊天。我的家人也经常有这样的困惑。其实我也想收起手机,多抬头看路,我不想当‘拇指族’,但是漏发一条救助信息,可能就会耽误一次挽救生命的机会,这种念头让我总是没办法停下来不看手机。”白素君是一名记者,除了日常采访,大部分时间都在处理各种公益救助信息,帮着联系公益救助。十二年来,她一直坚持着这种状态:不是在公交车上,就在医院或者路上。路遇乞讨侏儒女孩,她抱回家收养23天;见被撞孕妇,她自掏腰包救命;互联网中她的朋友圈成了“救命圈”。每年,她靠笔和两条腿,为千百名无钱治病的白血病、烧烫伤、孤残、肿瘤病人送去生的希望,其中,有一笔140万元的一笔善款,她仅用半个月募了就募捐到了。而她救助浩浩、胡梓晨和阿克叶德力·扎克热亚三个孩子的故事,被国内多家媒体转载,已经有很高的知名度。但在日常生活中,亲友们很少听她提及她的“圈友身份”,也很少听她说起自己的救助故事。

  在没有微信朋友圈之前,她建起的是QQ的公益圈和平微博的个人公益平台,她一直用这种她所熟悉的方式维护着这个看不见的圈子。在她的微信朋友圈中,在大量的救助信息里,加进了一条 “心灵鸡汤”式的感言:再渺小的生命,只要他们不曾去伤害,不曾卑劣,都值得尊重。

  这或许就是她坚守着她的“朋友圈事业”十二年的“不竭动力”吧。

   “小白”的感恩——那种温度像馕坑里的火

  1月10日中午,刚从医院出来的白素君接到了一个电话,说他们在医院楼外等着白素君。

  白素君刚刚走出医院,阿布力克木·吾守尔就拎着一个巨大的塑料袋迎了上来。

  袋子里装着两个“伽什大馕”,这种馕一个就有两公斤重,一般的馕坑是没有办法烤出来的。阿布力克木·吾守尔握住白素君的手说:“这是我老婆亲手烤出来的,我们坐着驴车从家里把它驮出来,再坐上火车把它带到乌鲁木齐,这两个馕虽然不值什么,但这是我们唯一能表达心意的方式,请你无论如何都要收下。”

  白素君实在推不掉,只能收下。

  “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要坐着驴车赶两天的路,然后再搭乘火车赶一天半的路,才能到乌鲁木齐。不仅是路程,而且旅途花费还要几百块钱。这些支出对他们来说并不轻松,但他们却肯专程从伽什送来这份礼物,这份深情厚谊让我实在无法再拒绝。”白素君说。

  2016年,4月3日,阿布力克木·吾守尔1岁半的儿子江江双手掉入馕坑,一只手小指烧掉,父母拿不出钱做手术,如果耽搁治疗,孩子双手可能终身残疾,他们想办法通过微信朋友圈联系到了“小白”,“小白”又联系五个公益组织负责人,一起发起救助,在乌鲁木齐,通过手术,江江的手终于能自如活动了。

  阿布力克木·吾守尔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好,他想,只有这样去表达感谢,才能真正代表全家人的心意。

  “做了十几年的公益,总是有被救助的家庭用各种方式对我表达感激之情,他们基本都是经济条件不好的家庭,但他们却倾尽全力带来一份心意。我能感受到那种温暖。就像馕坑里的火焰,或许你距离它远一些还感受不到那种热度,但当你靠近它,却发现它是如此的炽热,它会让你忘记寒冬的存在。”白素君说,每当她在做公益救助时遇到了困难,就会想起这蓬馕坑里的火焰,这火焰可以温暖一颗受挫的心。

  2016年全年,白素君通过朋友圈成功组织了十余次公益救助,她帮乌鲁木齐米东区患了乳腺癌的范聪聪,找到了喂着孩子的免费母乳;她帮喀什地区莎车县半岁的旦旦,筹到了治疗烫伤的手术费用;她帮患有重症肺炎女孩花花,筹足了继续治疗的费用;她亲自把不慎摔伤的12岁的孤儿热孜碗古丽送进了医院……一年的时间里,她组织的公益救助所筹集的款项总额超过50万元,然而她自己却从来不愿意去统计这个数字。在她的私人记录里,却有另外一本账:她提供救助的一个家庭孩子手术成功,孩子的父母把多余出来的救助款3万余元捐出来,说要捐给更需要这些钱的人;她组织救助的龚俪源,在伤愈出院后,龚俪源的母亲开始参与公益活动,如今也捐赠了一万余元去帮助别人……

  她说,这些才是需要记录的,因为爱的火种通过她的努力不断传播出去,不断有更多的人加入到公益救助的团队当中,那才是最让人欣慰的。

2017-01-17 00:17:00来源:新疆网

   新疆网讯(记者李卫疆摄影报道)1月12日,清晨8时30分,在乌鲁木齐市某医院外科手术室门外,白素君吃着一份已经凉了的盒饭,还腾出一只手来快速浏览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她坐在几位家属的中间,等着手术室里传来的消息。

   手术室里,是一位很年轻的姑娘,因宫外孕造成大出血正在进行急救。这是她联系救助的一名患者。由于家中经济条件非常窘迫,原本这位母亲已经不准备到医院来生孩子了。

   “很多人都会忘了我是一名记者,只有当我联系救助的人物的新闻刊发到报纸上的时候,才会有人记起我是一名记者。更多时候,他们只知道我叫小白,有急难的事可以找我。”白素君说。

  六一白素君给孩子送节日礼物。

  今年3月家住达坂城孩子毛吾兰烫伤,白素君给烧伤孩子送气球。

  2014年浩浩烫伤,白素君到病房看孩子。

  去病房采访白血病患者叶霞,她当场给捐款200元。

   “小白”的日常——更多人从微信朋友圈里认识她

  白素君,乌鲁木齐一家媒体的记者,但她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另外一项工作上,这项工作就是公益。

  如今“小白”的公益圈很有名,小白的朋友如果想知道她现在在忙什么,只要看看她的微信朋友圈就知道了。

  “每天我花大量的时间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我发布公益救助信息,然后对于想提供救助的爱心人士逐条回复,对于想获得救助的人士则帮他们联系救助,当然还要联系内地的媒体和公益团队,尽量把救助的消息发布开去,只有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公益信息,并且建立起公益活动的诚信。”她说。

  帮阿克苏红旗坡农民销滞压的苹果、帮小学生热依莎筹集治疗费、帮一位多器官衰竭的病人筹集手术费、帮那位因为宫外孕大出血的姑娘筹集急救费用……打开白素君的微信朋友圈,看到的几乎全是这样的救助信息。

  “有些人看我坐公交车、走路、排队、吃饭的时候都在翻朋友圈,还以为我是个‘刷圈族’,我的朋友们不理解为什么我宁可躺在床上翻朋友圈到凌晨两三点,却不肯抽时间给他们打个电话聊聊天。我的家人也经常有这样的困惑。其实我也想收起手机,多抬头看路,我不想当‘拇指族’,但是漏发一条救助信息,可能就会耽误一次挽救生命的机会,这种念头让我总是没办法停下来不看手机。”白素君是一名记者,除了日常采访,大部分时间都在处理各种公益救助信息,帮着联系公益救助。十二年来,她一直坚持着这种状态:不是在公交车上,就在医院或者路上。路遇乞讨侏儒女孩,她抱回家收养23天;见被撞孕妇,她自掏腰包救命;互联网中她的朋友圈成了“救命圈”。每年,她靠笔和两条腿,为千百名无钱治病的白血病、烧烫伤、孤残、肿瘤病人送去生的希望,其中,有一笔140万元的一笔善款,她仅用半个月募了就募捐到了。而她救助浩浩、胡梓晨和阿克叶德力·扎克热亚三个孩子的故事,被国内多家媒体转载,已经有很高的知名度。但在日常生活中,亲友们很少听她提及她的“圈友身份”,也很少听她说起自己的救助故事。

  在没有微信朋友圈之前,她建起的是QQ的公益圈和平微博的个人公益平台,她一直用这种她所熟悉的方式维护着这个看不见的圈子。在她的微信朋友圈中,在大量的救助信息里,加进了一条 “心灵鸡汤”式的感言:再渺小的生命,只要他们不曾去伤害,不曾卑劣,都值得尊重。

  这或许就是她坚守着她的“朋友圈事业”十二年的“不竭动力”吧。

   “小白”的感恩——那种温度像馕坑里的火

  1月10日中午,刚从医院出来的白素君接到了一个电话,说他们在医院楼外等着白素君。

  白素君刚刚走出医院,阿布力克木·吾守尔就拎着一个巨大的塑料袋迎了上来。

  袋子里装着两个“伽什大馕”,这种馕一个就有两公斤重,一般的馕坑是没有办法烤出来的。阿布力克木·吾守尔握住白素君的手说:“这是我老婆亲手烤出来的,我们坐着驴车从家里把它驮出来,再坐上火车把它带到乌鲁木齐,这两个馕虽然不值什么,但这是我们唯一能表达心意的方式,请你无论如何都要收下。”

  白素君实在推不掉,只能收下。

  “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要坐着驴车赶两天的路,然后再搭乘火车赶一天半的路,才能到乌鲁木齐。不仅是路程,而且旅途花费还要几百块钱。这些支出对他们来说并不轻松,但他们却肯专程从伽什送来这份礼物,这份深情厚谊让我实在无法再拒绝。”白素君说。

  2016年,4月3日,阿布力克木·吾守尔1岁半的儿子江江双手掉入馕坑,一只手小指烧掉,父母拿不出钱做手术,如果耽搁治疗,孩子双手可能终身残疾,他们想办法通过微信朋友圈联系到了“小白”,“小白”又联系五个公益组织负责人,一起发起救助,在乌鲁木齐,通过手术,江江的手终于能自如活动了。

  阿布力克木·吾守尔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好,他想,只有这样去表达感谢,才能真正代表全家人的心意。

  “做了十几年的公益,总是有被救助的家庭用各种方式对我表达感激之情,他们基本都是经济条件不好的家庭,但他们却倾尽全力带来一份心意。我能感受到那种温暖。就像馕坑里的火焰,或许你距离它远一些还感受不到那种热度,但当你靠近它,却发现它是如此的炽热,它会让你忘记寒冬的存在。”白素君说,每当她在做公益救助时遇到了困难,就会想起这蓬馕坑里的火焰,这火焰可以温暖一颗受挫的心。

  2016年全年,白素君通过朋友圈成功组织了十余次公益救助,她帮乌鲁木齐米东区患了乳腺癌的范聪聪,找到了喂着孩子的免费母乳;她帮喀什地区莎车县半岁的旦旦,筹到了治疗烫伤的手术费用;她帮患有重症肺炎女孩花花,筹足了继续治疗的费用;她亲自把不慎摔伤的12岁的孤儿热孜碗古丽送进了医院……一年的时间里,她组织的公益救助所筹集的款项总额超过50万元,然而她自己却从来不愿意去统计这个数字。在她的私人记录里,却有另外一本账:她提供救助的一个家庭孩子手术成功,孩子的父母把多余出来的救助款3万余元捐出来,说要捐给更需要这些钱的人;她组织救助的龚俪源,在伤愈出院后,龚俪源的母亲开始参与公益活动,如今也捐赠了一万余元去帮助别人……

  她说,这些才是需要记录的,因为爱的火种通过她的努力不断传播出去,不断有更多的人加入到公益救助的团队当中,那才是最让人欣慰的。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