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保护关注点:体系建设和最后一公里打通 bet36体育

四川凉山彝族妇女儿童发展中心总干事金珺在凉山工作了11年。她所在的机构资助了3000名学龄阶段的孩子上学,虽然坚持首先资助当地多子女家庭中的女孩,但是当地女孩仍然面临辍学率高的问题。资助的几个当地女孩都因为早婚习俗辍学。

“我们采取各种可以用的手段和方法去营救这些女孩,但是很遗憾,在这十几年当中,我们只成功营救过一名女孩。”金珺10月10日在“女童与可持续发展”研讨会上颇为遗憾地说。

在国务院妇儿工委办公室副主任宋文珍看来,金珺讲述的工作困惑其实还是男女平等意识贯彻的问题。儿童在很多成人眼里是弱小的,是没有权利的。从性别来讲,女童往往是被忽视的。失学、辍学终究还是家里不愿意女孩上学,是男尊女卑观念在作怪。解决女童的问题还是要真正树立儿童优先的意识,真正消除对女童的歧视,建立一个先进的性别文化。

为什么要给予女童特殊保护,女童是否被过分提及?

宋文珍认为,与男童相比,女童面临危险因素和发展困境。女童面临歧视。在教育方面,女童比男童辍学的比例要高。女童在家庭中处于劣势地位,女童要干家务活,照顾弟弟妹妹,付出多,回报少。大龄女童面临早婚问题,会使她失去发展机会。此外,女童比男童面临更多的虐待、遗弃、性侵、拐卖等暴力伤害。

日前发生的杨改兰惨剧令人震惊。宋文珍分析,如果从杨改兰生活环境的背后情况分析就不难发现,她从小没有一个很好的成长环境,家里是村里20多户人家中最贫困的一户,没有上过一天学,早婚。婚后,农活和家务负担重,丈夫外出务工,很少在家。

“妇女的权利和女孩的权利是相互依存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教授卜卫说,妇女面临的很多处境源于对女童的歧视。女孩的生存权利、发展权利、受保护权利和参与权利,在她成长过程中的实现的程度或被侵犯的程度,决定了她将来作为一个女人的生活状况。不能歧视任何儿童,这是儿童的基本权利。要想根除性别歧视,特别是性别歧视的代际传递,应该从童年开始,预防对女童的歧视。希望所有的儿童项目都考虑到女童的需求。

如何保障女童和男童一样平等发展?

宋文珍认为,消除性别歧视,促进女童平等发展,重在做好四个方面工作:依法保障,夯实女童保护的基石;保障女童平等接受各级各类的教育,推进性别教育进课堂,使孩子从小学就开始树立性别意识;消除贫困,打破贫困的代际传递;建立保护和服务体系,打通女童保护的最后一公里。

在卜卫看来,女童被侵犯是人权被侵犯,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但是目前儿童权利问题还并未在社会公众心中扎根。近期媒体报道,几个女孩子用烟头烫一个女孩子。被烫伤女孩的母亲很难过,说她一个女孩子,将来到社会上怎么见人?而不去考虑孩子的身体是不容被侵犯的。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童小军认为,国家在整个儿童权利体系的建立特别是女童保护工作中,应发挥主导作用。同时,开展儿童权利保护应增强专业性。

我国在国家层面儿童保护的体系进展如何?

在宋文珍看来,我国儿童保护体系从框架来讲还是完善的。基本的框架是有一个完整的保护儿童的法治体系,有一个政府主导、部门负责、社会参与的多部门合作机制,有一个适度普惠的儿童福利制度,有一个儿童保护能够落地的制度和体系。

同时,宋文珍指出,2013年数据显示,城乡低保的孩子大概是1060万。但是,现在对很多贫困儿童的保护还处在一个低标准的层次,低保的标准只有三四百块钱。一个儿童除了基本生活,还有教育、娱乐的需求,这是不够的。

“我们很多框架很完善,但是最终落不了地。为什么出现留守儿童服毒自杀、性侵,就是没有解决最后一公里。”宋文珍说,按照国务院今年颁布的关于留守儿童关爱的文件和关于困境儿童保障的意见,困境孩子的保障都要求落实到县、乡、村。所以现在强调乡要设立一个社会服务的综合服务中心,在村(居)设立兼职或专职儿童福利督导员,就是要有人干事。第二是有阵地干事,现在推广城乡社区都要设立一个儿童之家。一旦发生儿童暴力、性侵事件,要有相应的机制。通过这样一个完整的机制,才能使儿童的保护,女童的保护落到实处。

此外,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中国办事处儿童保护处处长彭文儒介绍,今年“国际女童日”的主题是“女童的进步=目标的进展”,全球女童数据运动。由于女童相关数据和系统性分析的匮乏,以及现有数据使用不充分,我们对女童福祉及进展方面的倡导工作仍面临局限。他呼吁在强化数据收集系统方面,应有更好更创新的数据收集法,对女童所面临的挑战给予精确评估。(记者 王春霞)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