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婚恋法律在线 bet36体育

无证婚姻,丈夫的债权,利益应归谁

问:

我与丈夫彭某离婚6年后又生活到一起时,依旧共同经营装饰材料店,但双方未办理登记手续。今年五一期间,彭某在车祸中身亡。事后,我在清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他的朋友李某于两年前曾向他借款30万元。然而,当我以妻子的身份向李某主张债权时,李某以我不是彭某的法定妻子为由,予以拒绝。请问:彭某生前债权利益究竟应归谁所有?

答:

依据《婚姻法》规定,夫妻关系存在的证据只能是结婚证或婚姻登记机关出具的领取结婚证的证明。若未经依法登记,无论事实上的“夫妻”如何真实可信,都因我国法律不承认事实婚姻关系而不能确定为合法的夫妻关系。你不是彭某的合法妻子,不具有法定继承人的主体资格。

你虽无主张彭某债权的主体资格,但作为共有人并非没有救济途径。彭某去世后,他的债权转化为遗产后,首选应由彭某的法定继承人(其父母、儿女)向债务人主张权益。而后,你可依据《物权法》第九十五条关于“共同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共同享有所有权”的规定,以共有人身份向彭某的继承人主张属于自己的财产份额。因为你作为与彭某同居、共同生活的人,你们双方在同居关系期间,共同生活,共同经营装饰店,属于法律上的合伙共有关系。你完全可以以财产共有人的身份,对属于自己的共有财产份额主张权益。

继承应否有失踪人的份额

问:

小王2007年外出打工,同年经人介绍,认识了当地的女孩小尹,2008年小王和小尹结婚。婚后小王在一家公司做搬运,小尹在家操持家务,可小王的家庭负担很重。为此小尹经常和小王争吵。2011年小尹一气之下出走,下落不明。两年后经小王申请被宣告失踪。小尹出走后,小王很郁闷,工余时间大多以酒消愁。前不久酒后外出,遭遇交通事故不幸身亡。身亡的前几天,小王买体育彩票中了两万元彩金。他的父母要通过公证处办手续继承小王的这笔存款。请问:失踪人小尹应否分得一定的份额?

答:

“公民下落不明满两年的,利害关系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宣告他为失踪人。”“失踪人的财产由他的配偶、父母、成年子女或者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代管。”从《民法通则》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这些规定中可以看出:“宣告失踪”是指经利害关系人申请,由人民法院对下落不明满一定期间的人宣告为失踪人的制度。宣告失踪是一种对不确定的自然事实状态的法律确认。目的在于结束失踪人财产关系的不确定状态,保护失踪人的利益,兼及利害关系人的利益。就宣告失踪,我们采取的是“生存推定主义”,即推定生存人仍然继续生存,失踪人在被宣告失踪期间仍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失踪人被宣告失踪,其配偶没有履行与其的离婚手续,他们的夫妻关系仍然存在。失踪人不但有权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也有权继承配偶的遗产。就此,小王买彩票所得的两万元,应属于小王和小尹的夫妻共同财产。小王死亡,其小王的部分属于小王的遗产,应由小王的父母和小尹继承。具体分割办法可按《继承法》第二十六条“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先将共同所有的财产的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的为被继承人的遗产”等相关规定进行。失踪人的权利,可以由他的代理人代为行使。失踪人小尹分得、继承的所有财产,可以由小尹的父母、成年子女或者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代管。

婚前一方借款,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吗

问:

我与小赵是同学,又是一起做生意的朋友、伙伴。2013年5月,小赵为在市郊经营熟食连锁店,向我借款50万元,期限为9个月。事后不久,小赵与马小姐结婚,并将熟食店交由马小姐管理。2014年3月初,因小赵未能按期偿还借款,我几次找小赵催款,小赵以生意不好为由推托,迟迟不予还款,我找马小姐,得到的回答是:钱是小赵婚前借的,与我无关。该说法对吗?我打算将小赵及马小姐夫妻作为共同被告起诉,会得到法律的支持吗?

答:

马小姐的说法没有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三条规定:债权人就一方婚前所负个人债务向债务人的配偶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所负债务用于婚后家庭共同生活的除外。夫妻共同生活,即包括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日常生活花销,也包括一方或双方的生产、经营活动。小赵借款时虽未结婚,但其借款是用于婚后经营市郊熟食连锁店。该连锁店虽只由马小姐一人管理,但属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家庭共同生产、生活性质。因此,你若将小赵与马小姐夫妻作为共同被告起诉,会得到法律的支持。

抚养继女的支出需要偿还吗

问:

8年前丧妻的退休工人张某,经人介绍与丧夫的刘某登记结婚了。登记后刘某带着不满5岁的与前夫的婚生幼女艳艳,与张某共同居住。刘某没有工作,三人靠张某的退休金维持生活。艳艳渐渐长大,花费逐年增多。因钱的问题,刘某与张某的关系日益紧张。最近刘某提出离婚,张某表示同意,但张某提出要刘某偿还他8年来供养继女艳艳的支出。请问张某的主张能否得到法律的支持?

答:

不能。张某与艳艳的关系,是继父母继子女关系,是一种姻亲关系,一般本无亲生父母子女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但以《婚姻法》第二十七条“继父母与继子女间,不得虐待或歧视。继父或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利和义务,适用本法对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其如果形成了抚养关系,即形成了拟制的血缘关系,也就产生了与亲生父母相同的父母子女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继父母就有了抚养教育继子女的义务,年老也就有了请求继子女赡养的权利。这里继父母对继子女的抚养主要是指物质经济上的供养,教育主要是指思想品德的培育。张某与继女艳艳共同生活8年,已形成了抚养关系。他为艳艳所付出的一切,正是履行这种义务的体现。当然了,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十三条规定:“生父与继母或生母与继父离婚时,对曾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继父或继母不同意继续抚养的,仍应由生父母抚养。”但继子女与继父母形成的抚养关系不能因生父母与继母或继父离婚而自然消除。继子女成年后对曾经长期抚养教育过他们的年老、体弱、生活困难的继父母,仍应承担起晚年的生活费用。据此张某要求刘某偿还艳艳8年抚养费的主张,不能得到法律支持。

婚姻存续期间的债务,未必都是夫妻共同债务

问:

我与张某婚后自2012年10月起,开始分居生活。双方在分居的同时签订了婚内财产协议书,约定双方收入归各自所有,债务以各自财产偿还。2013年2月至2014年4月期间,张某向陶某借款28万元(并以个人名义出具借条),用于经营钢材生意。2014年7月27日经法院判决,我与张某离婚。后因张某未能如期清偿借款,陶某要求张某与我共同偿还。请问:张某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个人借款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吗?

答:

虽然,《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

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

所有的财产清偿”)情形的除外。”

但是,《婚姻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该条法律表明,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发生的目的限定为“夫妻共同生活”。可见,判定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核心标准并非时间因素——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而是有无因为夫妻共同生活的目的因素。《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是对《婚姻法》第四十一条关于共同债务规定的细化和解释,当然应坚持夫妻共同债务判定的目的要素。因此,如果一方所负债务非因夫妻共同生活原因,则不论有无婚内财产约定,均不应视为夫妻共同债务。张某借款的目的和用途是为了经营生意,从张某与你2012年10月签订的婚姻财产约定看,双方约定了个人举债由个人负责偿还,且2012年10月起你即与张某开始分居。综上,张某的借款并未用于夫妻共同家庭生活,虽发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亦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责任编辑:田新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