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 创业读本 创客邢凯环保快递箱“撕”出千万财富 bet36体育

邢凯的创业经历充满波折起伏。他原本是北京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年薪百万元,有房有车,但因对所在行业的发展前景不乐观,也厌倦了数年如一日的生活。2011年邢凯与朋友一拍即合,双双怀着创业梦辞职,到天猫网站卖起了名牌化妆品。

“如果说有些人的创业之路像踩雷般惊险,我们简直是在踩狗屎!”邢凯苦笑说。因为他们不搞“刷单”之类的电商潜规则,又盲目地砸了不少广告费,结果创业两年,投入的近千万元就亏损殆尽!穿着西装进场的邢凯,眼看只剩个“内裤”了,他对合伙人说:“钱不能再这样烧下去了,这就是个无底洞。”于是,2013年9月,这对难兄难弟选择了关门大吉。

多年积累下的家产,就这样被邢凯“神速”地赔光了,妻子看他的眼神中已经有了几分怨愤。更令妻子怨愤的是,她手中那七八十万元积蓄,也被邢凯“盯”上了,他说要继续创业,而且这次的项目是卖纸箱。

“你是不是脑神经短路了?一个纸箱子才几分钱的利润,你想通过它创大业,简直痴人说梦!还是换个大公司,继续做高层吧。”面对妻子的数落,邢凯笑而不语。

他要卖的,并非传统的纸箱,而是一种新型的“环保快递箱”。这个绿色商机的发现,缘自邢凯亲身体会到的生活“痛点”——这两年,除了开网店,邢凯也是一个网购迷,他热爱收藏各种各样的壶。“尤其是紫砂壶都挺贵的,卖家怕碎了,给你缠得巨结实,若没剪刀什么的根本就打不开。有一次还因为拆包裹不小心划伤了手,鲜血直流。”邢凯说,他当时就忿忿地想,这包装怎么能这样呢?网上购物本该是愉悦的消费体验,却给买家造成这么“血腥”的后果!

不仅如此,做过电商的他还知道,相对于纸箱等可通过简单加工进行循环利用的包装,胶带在加热分解重塑的过程中会产生有毒物质;若是直接当垃圾丢弃,由于胶带在土壤中的降解速度极慢,会污染环境。这并非小题大做,要知道,纸箱的每一个开口处都要缠两圈,每个普通包装箱的塑料胶带用量基本都超过2米。结合已经公开披露的数据,邢凯推算出“如今中国电商用于包装的胶带长度,每天都可绕地球一周以上!”

发现这个“痛点”后,邢凯灵机一动,自己动手设计了一个包装箱。这便是“一撕得”的雏形——在纸箱的上方,嵌入一条撕拉带,用户收到快递后,只需揭下封条,从箱子顶部开口处利落一撕,便能轻松打开箱子。这样就彻底摒弃了封箱胶带。随后,邢凯定制出了样品,亲手一试,用户体验果然“棒棒哒”,于是,他就为自己设计的这种“环保易拆型包装箱”申请了专利。

“这是工艺上的创新点,但很多朋友和我媳妇的观点一样,觉得这个行业有点low(低端),利润空间又少得可怜,没多大意思。”邢凯说。

然而,这个创新发明却吸引了他的一位好友,对方专门从南通来找他,愿意投资。创业心未泯的邢凯动摇了。他开始找电商公司的朋友聊,后者也纷纷反馈:“这玩意儿不错。”于是,邢凯费尽口舌做通了妻子的工作,又拿出她的积蓄开始了第二次创业。

小纸箱“大乾坤”

2014年,邢凯来到小米手机总部的办公室,接待他的采购经理,对邢凯递上来的“一撕得”纸箱样品很感兴趣,因为除了邢凯名片上展示的“轻轻一撕就可以打开”的理念外,环保也是打动小米的关键。

于是,第二天上午,小米采购总监、物流总监等管理层,围着邢凯进行了一场群起而攻之的“砍价会”。

正在与小米公司“谈判”的邢凯,却突然接到唯品会的电话:“你的纸箱太贵了,我们用完这10万个就不用了。”晴天霹雳!为了满足唯品会的需求,他已经花费了近半年时间不断沟通和改良产品,才终于签下首次试用10万只的订单。没想到合作刚刚开始,就结束了。

刚失去一个大客户的邢凯,在与小米谈判手机包装箱时,便咬牙报出了1.3元一个的低价,利润仅3分钱。但进展并不顺利,小米仍嫌贵。

“一分价钱一分货嘛,我们这种环保纸箱不仅使用方便,而且质量很硬!”邢凯做着最后的努力。为了进一步证明质量,他对客户说:“我们现在在18楼,纸箱扔下去照样没事。”果真,纸箱从18楼应声落地,毫无破损。这件本值得骄傲的事儿,却以客户一句“挺好,但我们只需一个刚刚好的纸箱就够了”结束合作。极限的产品体验意味着更高的成本投入,并不是客户真正需要的。

起初,邢凯不理解什么叫“刚刚好”。因为纸箱行业并没有一个质量标准,差不多别坏了就行了。如何做到刚刚好呢?

2014年下半年,邢凯开始建数学模型,将包装数字化。“包装不再是纸,而是那些纸所代表的数据。根据成本和纸箱的性能,建立一套完整的数据模型,这套数据模型被彻底地关联了起来,比如纸箱的厚度多少,承重力才能达到50公斤等等……我们每天就对着电脑上的产品模拟图,一遍遍做数据计算。”

经过一番试验和计算,邢凯首先压缩了纸箱的体积和厚度,让它变得“够用就可以”。为了控制生产成本,他不再从旗舰店拿世界名牌3M双面胶,因为进价太贵了,而是自作聪明地转移了购买渠道——在熟人引荐下,邢凯的合作伙伴与一位自称3M某省销售代表的人,签订了合同。

这批纸箱打入市场后,却屡遭客户投诉:“箱子撕拉口上的封条胶粘不住,收到货时拉口都翘起来了,别人往里一瞅就知道我网购了什么,太不尊重个人隐私了!”

邢凯一查才发现,是公司进的这批双面胶掺了假,假货一遇气温变化就失去黏性了。

一次错误几乎等同于产品出局,邢凯紧急从各大客户手中高价召回了这批假胶,并给他们换成了真正的3M双面胶。但闹出这个不愉快的事件后,两家大企业不再与邢凯合作。

与此同时,邢凯与顺丰快递谈合作时,对方要求他做的箱子要适应不同地区的气候,在全国各地都能用。“一撕得”为了产品美观,一直是用胶粘贴箱子,但胶水的粘性会随着气温的下降变差,天气一冷就不黏了。当时整个中国都只能生产这种常温胶,怎么办?

一气之下,邢凯与合伙人开始自主研发双面胶和新型胶水。面对一个全新的领域,他们一边自学高分子化学,一边以“寻找合作商”为由拜访了几十家中国产胶的企业,包括汉高、富勒、3M等。

在经过无数次失败后,他们终于在一位老教授的帮助下,研发出了一款在零下20度到零上60度之间都能有效粘合的全温胶。在此基础上,邢凯又用前者制作出了专属于自家的双面胶带,并且黏性极高。

但正因为这种双面胶的粘黏性太高,新问题随之而来。在跟聚美优品谈合作时,对方提出要邢凯解决双面胶表层纸不好揭下来的问题。但当时市面上所有的双面胶都是一样的,他搞不定,于是被聚美当场拒绝了。

沮丧地回到公司后,邢凯历经两个多月煎熬,又督促研发团队创造出了一种波浪型的双面胶,用户可以在零下10度的仓库里面戴着手套,轻易地把胶带剥离!至此,仅研制适用于“一撕得”纸箱的胶水和双面胶,邢凯他们就前后投入了上百万元。

但不惜血本地搞研发,也为“一撕得”创造了核心竞争力。以至于同等价位卖同样的纸箱,邢凯的公司能赚钱,同行就得亏本。因为他生产快递箱时,用的是自家的胶。仅此一项,每年就能为公司节约百万元生产成本。

就在公司已经步入“等米下锅”的窘境时,邢凯终于盼来了佳音。因看好这个前景广阔的环保掘金项目,2015年6月,联创永宣向“一撕得”送来了天使投资。

一切皆可改变,两年“撕”出千万元

经过一系列改良,“一撕得”环保快递箱成本降低后,一年前“抛弃”邢凯的唯品会等大公司又回来了。

2015年冬天,冷风凛冽。聚美优品仓库,员工正戴着手套,忙着往包装盒里装产品。等午饭时大家把手套一脱,邢凯发现他们手上布满了被纸箱划伤的口子。“这个看着让人心疼。”当时,邢凯正在询问其物流总监对“一撕得”的建议。对方就带着他来到了聚美优品的仓库,看到了这一幕。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邢凯又苦思冥想了很久,之后再次对产品进行了改良升级——在纸箱裁切的边缘,都进行了锯齿边缘和圆角的设计,避免用户和装箱工人在操作中伤到手指。

这项改进,不仅令企业装箱人员拍手叫好,也给网购一族带来了“美妙的体验”:接到快递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造型美观、色彩鲜亮的箱子;揭开防伪封条,只要沿着箱盖的“拉链”指示,就可以轻松打开纸箱,而不用再四处找剪刀、水果刀之类的工具。更人性化的是,由于有了锯齿边缘和圆角的设计,在完全打开箱子时,热衷网购的爱美女士们,再也不用担心快递箱坚硬的棱角会划伤自己的纤纤玉指。

2015年11月11日,“一撕得”纸箱以赞助商方式出现在了阿里巴巴“双十一”晚会的大屏幕上。之后,天猫和淘宝网站排名前5的卖家,几乎都改用了邢凯供货的环保快递箱。

多年来,纸箱一直是中国的微利行业。尽管纸包装行业在中国有6000亿的市场体量,可做得最大的公司也只有30亿元。原因在于一是制造机械陈旧,从纸箱诞生到至今的50多个年头,生产机械却从未有大的革新。二是低价竞争,受损耗及时间成本的制约,毛利只有3%,企业往往为了牟利,会在其他方面动手脚。三是运输密度问题,供应商只能做周边200公里的生意。

邢凯入行后,做了一系列大胆颠覆。不仅自创胶水,他还委托研发公司为“一撕得”纸箱量身订制了专属生产设备。而在生产过程中,“一撕得”采用自身研发再找供应商代工的方式进行生产。而那些花费不菲的专属设备,就以租赁的方式提供给代工厂商进行使用。

更“牛”的是,“一撕得”在供应链上采用了分布式制造的技术,打破了“200公里”这一包装业的最大围墙。邢凯给传统的纸包装工厂提供平台、硬件加订单三项合一的供应链产品,作为包装公司,他们从不自己生产纸箱,但却做到了一张订单全国交货。通过以上种种充满互联网思维的创新,发展到2016年,“一撕得”的生产成本,已经可以做到比普通的纸箱成本还低。

除了为大企业“量体裁衣”地制作个性包装箱外,善于动脑的邢凯从今年开始,还通过四处出击做宣传,接到了一些在快递箱上做广告的活儿,赚到不少外快。邢凯信心满满地说,虽然卖的是纸箱,但他们现在是一家科技公司,未来会成为一家彻头彻尾的互联网公司。邢凯和伙伴们将来的计划是,彻底转变成为一家平台化的公司,整合市面上所有的包装需求并进行分发。

“我曾看过一本叫《集装箱改变世界》的书,大概是说集装箱的诞生,降低了整个物流当中70%的搬运成本,因为有了集装箱,才有了美国的全球物流化,有了集装箱,才有了中国的世界工厂。我也希望能通过‘一撕得’, 为传统物流业注入新鲜血液,改变中国乃至世界包装行业的现状,不断拓展盈利空间。”邢凯说。

如今,“一撕得”已经与寺库、锤子科技、逻辑思维、三只松鼠、欧莱雅、唯品会等达成了合作,邢凯公司每年卖出的“环保快递箱”数量都在2亿个以上!短短两年多时间,他在这条绿色掘金路上“撕”出了3000万元财富的同时,也将“撕”出快递业的下一个新篇章!

[责任编辑:田新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