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明星频道 明星妈与800个儿女:江一燕 “隐居瑶山”这些年 bet36体育

2016年初,女星江一燕在北京举行公益摄影展,黄渤、周迅等圈中好友以高价买下其作品,所得善款将用于帮助广西一座深山中的瑶族小学。曾出演《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四大名捕》《笔仙3》等影视剧,并能歌善舞的江一燕不仅是才女明星,更是心存大爱的善良姑娘,8年来,她每年都会抛开助理和都市生活,“神秘消失”一段时间,到偏远山区小学默默支教,并拿出数百万善款帮助远方的“儿女”。她与800多个山里娃演绎出的真情故事,令人动容。

情牵山里娃,做他们的“太阳”

长相纯美的江一燕,1983年出生于浙江绍兴。15岁进入北京舞蹈学院附中音乐剧班,后考入02级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出道十年来,这位能歌善舞会演戏的江南才女,参演过几十部影视剧,出过书,还获得过国际摄影比赛大奖。2008年因主演电视剧《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在国内大放光彩;2015年,她又凭借《四大名捕3》获得华鼎奖最佳女配角。但鲜为人知的是她的另一个身份——“小江妈妈”,这是广西巴马县东山乡长洞小学800多个孩子对江一燕的亲昵称呼。

2006年冬天,23岁的江一燕去巴马山区拍一部文艺片,取景地在东山乡小嘎牙村。这是一座被群山包围的小村庄,每天拍戏都要爬山,而且他们所住的小嘎牙村不通水电,到了晚上一片漆黑……

由于土地贫瘠,当地人只能在石头缝里种下庄稼,靠天吃饭。江一燕第一次看到,人们竟把玉米种在像悬崖一样的地方,她每次都为去摘玉米的孩子们捏把汗。

当地青壮年大多都外出打工了,江一燕在小嘎牙村拍戏的3个月中,接触到的多是留守儿童和老人。江一燕渐渐和当地的孩子们熟悉起来。那段时间,她突然觉得微笑是最好的交流方式,孩子们对她的好让她感动。一次,江一燕看见一棵高高的树上结着木瓜,随口说,她还没尝过木瓜是什么味道。第二天再见面时,一个孩子就把刚摘到的木瓜递到她面前,然后羞涩地跑开了。

这个瑶族小寨的孩子们不爱说话,下雨天就沉默地坐在屋檐下,看着雨滴一颗颗坠落。这一幕击中了江一燕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因为她小时候也是个落寞的孩子,父母忙于工作,与她心灵上的交流并不多,她时常会端坐在江南的雨帘前,默默发呆。“他们看着很冷,那一刻我就想做他们的太阳。”从中看到了自己童年身影的江一燕说。

拍片期间,她时常给那些山里娃讲述山外的世界,劝他们好好学习。然而,当了解到孩子们的求学境况后,江一燕沉默了。小嘎牙村虽有几间教室,但已经没有老师,孩子们只能到两个多小时山路之外的长洞小学去上学。天蒙蒙亮,孩子们就要翻山越岭赶往长洞小学,学校在马路边,过往车辆溅起的石子把窗玻璃击打得千疮百孔,他们用布满冻疮的小手翻书、写字,在瑟缩中上课。

放学后,他们就在山坡上支起一口锅自己做饭。五六岁的孩子除了喂饱自个儿,还要喂饱弟弟妹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孩子们每天却只能吃一些煮土豆、煮白菜之类的食物。看到这一幕,江一燕的眼泪“哗”地涌了出来。

有些孩子因为路远,需要住校,可哪有什么像样的宿舍啊,五六个孩子挤在一张巴掌大的小床上,既为了睡得下,更是为了取暖。

不仅求学条件艰苦,有着200多名学生的长洞小学,仅有3名教师,一年四季都只上语文、数学两门课程……江一燕被孩子们的境遇所牵挂,她决计要为这些山里娃做点儿什么。

一回到北京,江一燕就组织了一场义卖,出售她平时不穿的小礼服和物件。圈中好友看了她在小嘎牙村拍的视频和照片,也纷纷支持。义卖物品中有了陈道明的高尔夫球帽、孙俪拍戏时穿的衣服、周迅的墨镜,还有胡彦斌的摇滚挂饰等。

2006年春节前夕,江一燕亲自将义卖所得,捐到了长洞小学校长的手上,同时还送去200多件加棉加厚的校服。这是她让助理统计好学校全体师生的衣服尺寸后,让服装厂为他们定制的。此外,她还自掏腰包为孩子们捐赠了新鞋和书包。

离开的时候,孩子们在车后面追,有的学生跌倒在雨后泥泞的山路上,爬起来不忘挥着手喊:“江阿姨,您再来啊!”江一燕心如刀绞,坐在车里一路哭到了县城。

善心女明星,支教兼当“妈”

2007年秋天,江一燕又带着捐赠物资和对孩子们的牵挂,来到了长洞小学。这一次,她主动申请留校支教,因为孩子们太缺艺术教师了。

“很多人能出很多很多的钱,做很多计划和目标,我没有,只想年年去看望这些孩子,帮他们做一些小事情,积少成多,也可能会改变这一片的孩子,让他们有不一样的成长。我一直相信,最真诚的东西一定对人的影响最深。”江一燕说。

从此,她每年都到长洞小学给孩子们上课,每次都要待一两个月。因为她的到来,学校的课程多了音乐、舞蹈、手工、摄影等。江一燕说,自己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笨的手工课老师了。“为了能在课堂上教孩子们做一只可爱的泥塑小动物,我常常从头一天晚上练习到凌晨,才能捏出个样子。”

江一燕想把孩子们需要的一股脑儿都教会,包括普通话和生理卫生。她会躺在床上和孩子们聊天,试着说说孩子们的父母,慢慢打开他们的心结。

为了让孩子开口表达,她会一边握紧他们的手,一边说着鼓励的话。有一年元旦,江一燕给学生们排了一台节目,演出结束后,教育局的领导们非常震惊,以前这些孩子特别害羞,上台唱歌无论如何都不肯,没想到现在能这么大胆。

但一开始,要让这个长期生活在北京的明星姑娘迅速适应山区生活,并不容易。夜里遥远的乡村茅房、茅坑里蠕动的蛆虫,还有四面鬼哭狼嚎般的山风,曾让她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中孤身一人夺路狂奔,趴在草丛里的大黄狗惊惶窜出,更把江一燕吓得失声尖叫。

回到阴冷潮湿的宿舍中,她不禁抱着惊魂未定的身子,想起在北京的舒适生活。如今,别说几星期洗不上澡是常事,就连找个手机信号,都要跑几个山头才能勉强搜寻到!

但一想到那些孩子们纯真的笑脸,渴求知识的眼睛,江一燕瞬间就释然了。“朋友们也曾问我说,把自己放到这么苦的环境中去,值得吗?我说,当你感受到爱,就没有苦了。”

虽然山里孩子不善表达感情,但江一燕能感受到学生们对她的爱。有一天,她正在为孩子们上音乐课,窗外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下课铃刚一响,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就如离弦之箭般冲出教室,跑进了暴雨中……10多分钟后,他抹着满脸的雨水冲进教室,将一把破旧不堪的雨伞递给江一燕说:“小江老师,你放学的时候撑着!”望着眼前这个被淋成落汤鸡的孩子,江一燕的眼睛湿润了。

由于水土不服,刚来时她经常生病,每逢此时身边就会围一帮学生和老师,对她嘘寒问暖;要打水时,小男孩会一步跨上来帮她提;午饭的时候,他们会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玉米、一捧花生塞到她手里。在这些山里娃看来,行动远胜过语言。

2008年,一个学生的舅舅找到江一燕说,希望自己的小外甥能获得帮助。孩子7岁时,父母就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去世。沦为孤儿后,他每天一放学就去山上砍柴、打猪草,回家还要洗衣做饭,硬是和身体羸弱的奶奶撑起了那个风雨飘摇的家。最了不起的是,这个孩子的学习成绩很好。江一燕当即就表示,可以资助孩子到大学毕业。

几个月后,江一燕应邀来到这名学生家作客,只见两间简陋的木头房子,上面住人,下面养猪,条件非常艰苦。说话间,邻居已经帮这家人杀了一只羊,江一燕诚惶诚恐,她知道,这是瑶族人招待最尊贵客人的方式!可对于这样一个家庭来说,实在太破费了。饭后,她坚持不肯收那几十斤羊肉,学生和他的奶奶流着泪恳求:“恩人,除此之外,我们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您一定要收下!”最后,孩子的舅舅把那些羊肉悉数送到学校,她含着泪让全校师生改善了一天伙食。

因江一燕在学习和生活上经常帮助这名孤儿,有一次在陪她做家访的路上,小家伙突然冒出一句:“小江老师,你知道吗,你就和我妈妈一样!”那一刻,江一燕不禁把孩子搂在怀中,动情地抚摸着他说:“对,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妈妈!”

照亮深山孩子的苦难童年

随着时间的推移,江一燕渐渐由努力适应,到爱上了长洞小学的一切。这里有都市人久违的蓝天白云和新鲜空气,山水风光也不错,最重要的是,她很喜欢大山里那些纯朴善良的孩子。

为了杜绝孩子们习惯捐助,渐渐滋生惰性,2009年,江一燕还与长洞小学的志愿者杨子圆提出,在学校设立“支教超市”,让学生通过做门卫、护士、秘书等工作赚取校币,然后到超市购买真正需要的东西,培养学生想有收获就要努力的意识。而品学兼优的孩子,每个月也会获得一定的校币奖励。这招果然好使,不仅调动了孩子学习的积极性,还让他们小小年纪就明白了“勤劳动手,丰衣足食”的道理。

有时候,其他支教老师都回城了,只剩下江一燕一个支教,她就成了“全科老师”,包下一切课程。有时一天下来,嗓子又肿又哑,她却依然像打了鸡血一样,带着孩子们欢快地唱歌跳舞。江一燕说,因为她珍惜与山里娃相处的每一天!

在电影《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中,江一燕饰演的大学校长之女周蒙,最后放弃优越的都市生活,孤身远行当了一名支教老师。起初拍这部电影时,江一燕无法理解主人公的选择,直到后来她也有了亲身经历,才读懂了周蒙。“可能很多人会觉得周蒙傻,我却觉得这份心灵之间的简单与真诚,是求之不得的。”江一燕说,“你也许只给了他们小小的一点爱,却可以填满他们的整个世界。你可能只在他们小小的生命里出现一天,他们却会用一辈子记住你。所以,对于大山深处这些纯善的孩子,一旦建立感情,真的很难舍得抛下他们。”

“长洞小学是我家,老师就像我爸妈,同学把我肩膀搭,相亲相爱是一家……”2010年的一次音乐课上,江一燕和孩子们用5分钟创作了这首《长洞小学之歌》。她说,歌词是孩子们写的,她谱曲的灵感也来自孩子们,所以很快就完成了。

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江一燕用自己的影响力,通过博客、微博、朋友圈动员更多社会力量加入,在她和明星朋友们的慷慨捐助下,在一些年轻志愿者的默默奉献中,原本破烂的玻璃窗修好了,老旧的校舍修葺了。孩子们有了音乐老师、手工老师、体育老师、生理卫生老师,有了整齐统一的服装,温暖的被子,也有了学校食堂。现在,他们甚至有机会学吹口风琴,弹尤克里里,打鼓,乃至摄影。

作为明星的江一燕,并不炙手可热。2008年播出的电视剧《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让她几乎家喻户晓,此后多年,电影《秋喜》《剑雨》《消失的子弹》和两部《四大名捕》,都颇有影响,但在这个过程中,她自身在节奏上是一种“文火”状态,从不高产,演过的每一个角色却都深入人心。做公益她也如此,不贪大而广,只求做到位,能影响到她所教的每一个孩子的内心成长。为了提醒自己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始终保持内心的宁静,她甚至将网名改为“江小爬”——慢下来,是为了真实做自己,享受生命之美。

2013年,江一燕又拿出100万元成立了“爬行者”助学基金,资助对象扩大到广西其他地区的贫困学生,从小学到大学。基金会设立了一个网上义卖店,由江一燕亲自打理。“我定期会找找明星朋友,问问最近有没有什么闲置的东西啊?他们寄给我后,我们就拍照、上架。”

2013年3月,江一燕荣获“年度明星公民大奖”。同年凭借出演《消失的子弹》获得第三十二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在领奖台上,她眼含热泪说,是这些年的支教生涯让自己接了地气,懂了生活,才能在演艺事业上更进一步,她应该感谢教过的那800多个孩子!

8年时间过去了,有些孩子已长大。有时,江一燕在进山支教的路上,会碰到青年喊她“小江老师”,主动过来要帮她拿东西,或邀请她到家里喝杯茶。8年前,他们也是她的学生。

现在,长洞小学不但校舍、教学设备等硬件有所改善,学生数量增多了,老师也从最初的三人增加到了十几人。因为江一燕的明星效应,近几年不断有人往山里寄送物资。

2015年,“爬行者”助学基金拿出十多万元在长洞小学建设了新媒体教室,开展远程支教。有时间的志愿者,会定期与孩子们视频通话,聊聊最近的状况,给予他们学习上的帮助。

2016年1月3日,江一燕在北京798艺术区举办了公益摄影展,黄渤、周迅、高圆圆等圈中好友纷纷以高价买下其作品,所得善款将用于帮助广西另一所深山小学。值得一提的是,在拍戏、写书、玩音乐之外,才女江一燕的摄影技术也很棒,她曾获得美国国家地理摄影大赛“华夏典藏奖”。但从亚洲、欧洲到非洲,几年来孤身拍遍了世间美景的江一燕说,爱,才是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责任编辑:田新萍]